你是男的我也爱 分节阅读_2 分节阅读


是会痛。”

  “你到底懂不懂怎么弄?”

  “痛,痛,痛,你走开,我不要了,都已经变大了,你还这么用力。”麦丁对于安子晏在自己肿大的手指上涂药膏的方式,非常的不满。

  “你小声点,吵死了。”

  李明只能听到他们在说什么,看不到他们在做什么,但他的脑子发挥了非常丰富的想像力,感觉自己快要喷鼻血了,然后悄悄的退回了寝室。没过多久,麦丁也气冲冲的回来了,李明打量着麦丁:“这么快?”

  “什么这么快,老子都快要痛死了。”

  “第一次都会很痛。”李明继续对着电脑玩游戏。

  麦丁觉得李明这话,越听怎么就越觉得别扭,但也没有朝深处想,再看看自己的床被安子晏翻了个底朝天,气得全身发抖。

  晚上,麦丁躺在床上,手指的疼痛让他无法进入睡眠,他看着旁边的那堵墙,把耳朵贴在墙上,想听听旁边有什么动静,但是他什么也不听到。

  “喂,安子晏,你听得到我说话吗?”麦丁对着墙小声的说话。

  “喂?”这墙也没有多厚吧,应该听得到吧,至少麦丁是这样想的。

  好半天,安子晏那边没反应,李明倒是在床上说话:“喂个屁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麦丁这才收了声,紧贴着墙睡着了。

  就算安子晏对麦丁爱理不理,就算安子晏无数次把麦丁关在门外,就算安子晏差点弄断了麦丁的手指,就算安子晏把麦丁的床弄得乱七八糟,但是麦丁就是无法对安子晏生气。

  朋友之间就是要相互宽容的。

  也算麦丁倒霉,刚好弄到了手指,却碰到发新书,现在厚厚的一叠新书堆在了麦丁的面前。他抱起书,但是右手完全无法用力,他只能用右手臂托着书朝外面走,外面的学生推推搡搡的,让麦丁的右手臂很酸软,好不容易走到楼梯间,他的书最上面的两本掉下来了。

  这时一只手接住了麦丁掉下来的书,麦丁用充满的感激的眼神抬起头,看到了安子晏冷冷的脸,他的眼神就更充满感激了。

  “谢谢啊,帮我拿到寝室门口就行了。”麦丁很早就道谢了。

  安子晏把那两本书重新放回麦丁怀里抱着那叠书上:“我也没说要帮你拿。”

  “再怎么说,我的手也是你弄的,你帮我搬一下会死啊。”麦丁恨恨的盯着安子晏,要不是看你是个双xing恋,你以为老子想跟你这种怪物做朋友。

  “啰嗦,不是已经给你涂药了。”

  麦丁走在前面,安子晏走在后面。麦丁边走,边回过头盯安子晏:“你还好意思说,你那也叫涂药?下手那么狠,我的手刚开始哪有这么严重,现在肿得和馒头一样。”

  安子晏没说话,很快就超过了麦丁。

  麦丁看着越走越远的安子晏,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陪我一起走的。
随着开学一个星期后,军训也开始了。

  天还蒙蒙亮时,楼下就传来了哨声,麦丁和李明挣扎着从被窝里爬起来,穿好迷彩服和解放鞋,再戴上帽子就匆匆的往楼下跑去,因为军训是男女分开,所以这次是两个班的男生一队。

  麦丁一下楼就看到了穿着迷彩服戴着帽子安子晏,帽檐的阴影刚好遮住了一点眼睛,好看的脸上还是一点表情都没有,这让安子晏看上去更有魅力了。麦丁趁乱站在了安子晏的旁边。教官吹了一下口哨,本来还很吵闹的一群男生安静了下来,他背手,在前面走来走去,开始发表激情感言:“同学们,大家好,从今天开始到下个星期,我会担任你们的教官。我叫刘任年,大家都应该知道军训的目的,军训就是为了培养大家的吃苦耐劳的精神……”

  教官说了很多,麦丁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只是侧着头研究安子晏这个双xing恋。安子晏也注意到了旁边的眼神,皱着眉转过头瞪了麦丁一眼,麦丁这才收回了自己研究的眼神。

  “第三排,第二个,站到右边去。”教官说的就是麦丁,麦丁的身高要矮一点,偏偏要站在高的那一边,显得非常不协调。

  麦丁举起手:“报告教官,我想站这里。”

  “谁告诉你,你想站哪里就站哪里的,站过去!”教官提高了音量,麦丁无奈的离安子晏越来越远,中间隔了整整五个人。

  军训是件很苦并且很无聊的事,第一天学习站军姿,一遍又一遍,重复的左转右转,蹲下起立,炎炎夏日,在太阳的灼烧下,麦丁的脸被晒得通红通红的。蝉的叫声让本来就已经闷热的天气更添了一份烦躁感。

  再加上一到休息的时候就会有女生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给安子晏送水,或者是递湿巾,这让麦丁觉得胃疼,对于胃疼的原因,麦丁觉得自己可能该吃斯达舒了。

  好不容易一天下来,麦丁觉得自己简直快要死了。他跑回寝室冲了一个凉水澡,就跑去学校超市买了两瓶防晒霜,敲响了安子晏的门,因为敲习惯了,麦丁已经敲出技巧了,他每次都会敲五下,然后安子晏就会打开门。

  “又怎么了?”除了麦丁几乎没有人会敲他的门。

  麦丁把防晒霜塞到安子晏手里:“给你的,我多买了一瓶,反正也没有人用。”

  安子晏看着手里的防晒霜,再看看麦丁的脸:“麦丁,你是不是喜欢我?”他的语气和他的表情一样平淡。

  麦丁一听到安子晏这么一说,脸憋得通红:“谁喜欢你了?我不就是想跟你交个朋友吗?我还是第一次身边有双xing恋的人,我想认识一下还不行啊。”安子晏愣了一下,这家伙还记得那件事,不过就是跟他开了个玩笑,他还当真了,该说他单纯还是白痴?

  看到安子晏没说话,麦丁以为安子晏被自己真诚的交友之心给感动了,热情的继续讲述:“我是真心诚意想跟你交个朋友,大家认识认识,相互了解了解,促进和谐共同发展,我是个好人,所以你不要担心,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麦丁确实很热情。

  “我要睡了。”偏偏安子晏不够热情,如往常一样无情的关上了这堵通往朋友道路的友情之门。

  麦丁垂头丧气的回到寝室,李明看到了麦丁的苦瓜脸,大概猜出了怎么回事,虽然手里还握着鼠标,但还是非常同情的对着麦丁说:“像安子晏这样的人,大家一起玩玩就行了,你也别太当真了,到最后受伤害的反而是自己。”想不到麦丁这么快就被安子晏给甩了,李明非常的同情麦丁。

  “可我就是认真的。”自己明明就是很认真的想跟他交朋友,他为什么总是要对自己这么冷淡。

  “好男人还是多的是嘛,你可以找其他的啊,何必呢?”李明苦口婆心。

  “我要好男人来干嘛。”

  “你怎么就说不听呢?”

  麦丁不会想到,两个人讨论半天,却不是为了同一种事。

  第二天,踢腿训练完了以后,就到了中午吃饭时间,李明把外套脱xia来搭在肩上:“走,麦丁,去吃饭。”

  “你去吧,我今天没什么胃口。”说完麦丁就朝安子晏的方向飘去。

  “同学,要不要一起去吃中午饭。”麦丁总觉得叫同学要显得亲切一点。

  安子晏不用回头,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他背对着麦丁喝了口水:“不要。”回答的很干脆。

  “走啦,一起吃个饭没什么大不了的。”麦丁不怕死的扯着安子晏的衣袖,往食堂拉,周围好几个女生用嫉妒的眼光看着麦丁。

  “你真的很烦。”

  “你了解我以后,就不会觉得烦了。”麦丁不顾安子晏的反对,也假装没看到其他女生的眼光,就是非要拉着安子晏往食堂走。

  一旁的李明很落寞:“麦丁,你刚不是说你没有胃口吗?”

  “跟你一起吃,确实没什么胃口。”麦丁头也没回,谁要跟这个正常男人一起吃饭。

  安子晏一路上都冷着一张脸,看上去似乎不大高兴。其实他明明就可以挣脱开麦丁的手的,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

  一到食堂,麦丁就嘻皮笑脸的盯着安子晏:“你说我们是AA制,还是你请我?”

  “你怎么不去死。”

  “同学,不要这么小气嘛,”说着就把自己的手往安子晏的裤子包里伸。

  “喂,你干嘛。”

  麦丁完全不理会安子晏的黑着的脸,在安子晏的裤子包里摸索着:“麦丁,你找死。”平常很少有表情的安子晏,竟被麦丁弄得有些恼怒,伸手抓住麦丁的手腕,这时,两个人都愣了一下,麦丁脸通红,安子晏气得咬牙,终于忍不住骂出了脏话:“你他妈往哪里抓呢?”

  原来麦丁无意中碰到了安子晏的分身,他飞快的缩回手:“我怎么知道那东西会在那里。”

  “不在那里,难不成长在你头上?”

  食堂的人都盯着两个人,以前都以为安子晏是个没感情的人,想不到还会有这一面,骂脏话的样子,让人浮想联翩。

  安子晏迅速恢复了表情,从包里拿出钱扔在麦丁的脸上:“快点去。”然后自己找个了位置坐下来,没多久,麦丁就回来了,一坐下就开始滔滔不绝,想让安子晏了解自己:“我叫麦丁,男,未婚,今年十七岁,身高1米78.”

  “你当我是瞎子?”

  麦丁简直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明明最多也就1米72。

  麦丁假装没听到安子晏的质疑,继续说着:“我是双子座,父母健在,我不喜欢吃香菜,喝咖啡不喜欢加糖,不喜欢吃苦瓜,不喜欢斑斑点点的东西,会让我全身都不舒服,xing格非常健康,心里非常阳光,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个暴发户,所以天天都会买彩票。暂时就想到这么多,那么你呢?”麦丁的眼神充满期待。

  但是安子晏好像根本没在听。

  麦丁以为是自己不够坦白,看看四周,凑近安子晏:“还有,我还是处男!”

  安子晏差点就被饭呛到了,他抬起头,盯着麦丁真诚的双眼。

  这家伙!!——

  F——

  麦丁想的是:把安子晏了解的透透彻彻,打进双xing恋的世界。

  安子晏想的是:离麦丁远一点。

军训第四天,太阳还是那么大,整个操场很安静,所有的人都穿着迷彩服站在火辣辣的太阳底下,一点都不能动,只能直挺挺的站着,站整整两个小时。说是锻炼耐力,但是麦丁的两条腿都好酸痛,他想蹲下来,想坐下来,但是教官严厉的眼神只能让他一动不动。汗珠一点点的从额头滴下来,他的头有点晕。

  就这样过了一个小时,麦丁的眼前已经出现重影了,好像中暑了,快要晕过去了。他侧过头看着安子晏,举步蹒跚的想朝安子晏那里走,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要晕也要晕在安子晏的面前,让他带我去保健室,为了友谊,为了双xing恋,加油!

  可是麦丁还是没有撑过去,就差一步时,麦丁就站不住了。一个超级大胖子搂住了瘦弱的麦丁,扯着嗓子大喊:“报告教官,有人晕过去了。”大胖子的口臭全都朝麦丁的脸上喷,